當前位置: 首頁 » 媒體資訊 » 互聯網+ » 正文

綁架、抄襲、低俗、盜版:互聯網26年原罪史

放大字體  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2019-09-16  來源:創事記  作者:量子學派  瀏覽次數:3469
核心提示:互聯網已經徹底中心化了,我們以為互聯網會給每個人帶來自由,現在才發現,互聯網其實在剝奪我們的思考。20年來互聯網的中心化就是壟斷化,最后我們的命運將被控制在幾個人手里。
 文/魯不迅

  來源:量子學派(ID:quantumschool)

  引言

  英雄枯骨,大亨上位

  英雄亂世,諸侯相爭,殺伐四起,三國鼎立。

  1993~2019這26年的互聯網征程,從歷史維度來看,也是千年未有之變局。

  在這個大變劃時代,我們見識過不擇手段的大佬,技術至上的騙子,逢人就噴的鍵盤俠,不求名利的段子手……

  但看到更多的仍然是那些精明的收割者“大亨”,他們不是技術的創造者,也不是新模式的引領者,但憑借勃勃野心和上下其手,最終取得了勝利。

  英雄枯骨,大亨上位,可能這才是任何大變革時代的本質。

  我們有幸目睹并見證了這段崢嶸歲月,從印刷時代過渡到數字文明。

  也許100年后,人類仍然會感慨1993~2019那段開創新歷史的“信息革命”。

  也許1000年后,取代人類的機器史官,用0和1感慨“互聯網諸子”創造了偉大文明。

  但作為這個時代的見證者,從97年接觸互聯網到現在整整22年,仍然這里寫下:中國互聯網史就是一部原罪史。

  所以當馬云與6萬員工合唱《追夢赤子心》時,情緒點燃之時可以共同感慨:青山不改,綠水長流,江湖再見,后會有期。

  可這恢宏而繁華的告別晚會背后,踏過了多少英雄白骨,哪里僅僅只是“赤子之心”這么簡單,馬云眼眶里那滴沒有留下的淚,隱藏著一個灰色世界。

  這個灰色的世界,就是互聯網。

  01 

  綁架史:

  被插件困撓的20年

  作為網絡原住民的20年首先是被綁架的20年,隨便到網上下載一個軟件,就算你是產品經理,或者運營總監,一不小心就會被綁上一堆插件,什么瑞星殺毒,百度影音,小兵天氣,金山全家桶……上網沒點技術你都不敢隨便點開網頁。

  這里又忍不住要踩一下百度了……

  說起來百度作為中國三大互聯網公司,樓都蓋了好幾棟,按理說不差錢不差利,但總愛走下三路的打法,旗下各個軟件企圖占領硬盤讓人神煩,2008年插件最瘋狂的歲月,搞得每個月都要幫鄰居少婦清理一大堆不知道什么時候冒出來的軟件,好幾次險些升級為“隔壁老王”。

  自周鴻祎1998年打開了插件捆綁這個潘多拉魔盒后,很多互聯網公司將插件捆綁視為“大殺器”, 最有名的要算2003流行的hao123,因為插件捆綁得力,被2005年剛剛上市的百度高價將其攬入懷中。

  而金山、瑞星、魯大師這些公司,走的都是同一種路線,你總能在各個軟件安裝里看到他們“風騷”的身影。

  85左右的這一代老網民,哪一個當年沒有被這些病毒和插件折騰得“欲仙欲死”,小白用戶實在沒有辦法只有關上電腦,然后“餓死病毒”,就算是程序猿也得重裝系統,一招不慎還得給熊貓燒三支香。

  直至今日,插件捆綁在PC端仍然肆虐,唯一值得安慰的是移動互聯網的到來后,手掌間的IOS系統讓你貌似離這個夢魘遠了很多,但請相信我,插件與你同在。

  02

  抄襲史:

  技術思想是“阿喀琉斯之踵”

  1998年,新浪模仿雅虎。

  1998年,QQ模仿ICQ。

  2000年,百度模仿谷歌。

  2003年,淘寶模仿易趣。

  2009年,微博模仿Twitter。

  2012年,滴滴模仿Uber。

  2019年,綠洲模仿Instagram。

  ……

  如果從底層技術思想上來講,互聯網創新產品都與中國互聯網企業無關。

  從萬維網服務連接到html超文本協議;

  從數學拓撲結構的微博到Wordpress的網站插件;

  從Android開放系統到Linux開源架系;

  從P2P點對點到最新的區塊鏈TPS。

  這些技術思想都與中國人沒有任何關系。甚至包括網絡運營技術為例,Google三大技術文檔: Google file system, Bigtable, MapReduce是目前互聯網公司大數據業務的運營基礎。

  在移動互聯網時代被奉為新大神的美團網CEO王興是“杰出代表”,他創立的人人網模仿臉書獲得人生第一桶金,然后又搞了個飯否模仿twitter,如果不是因為一些特殊原因,2007年的飯否差點又取得成功,也算是模仿中的英雄楷模。

  中國互聯網從誕生至今,技術思想基本上都是復制國外模式,就算是阿里巴巴發展到今天,在技術上真談不上什么貢獻,不過只是一種模仿而已

  有時候不僅善于模仿,而且還很會跟風,一夜之間冒出無數個b2b、p2p、sns網站,沒有誰在意這種模式是否有侵權之嫌。

  抄襲的基因已經深入骨髓當然,我們可以理解每個互聯網創業者的無奈,在這樣一個野獸出沒的叢林時代,任何講規則的人生都將失敗但并不是說,我們就認為抄襲理所當然。

  中國互聯網技術史的26年,就是抄襲的26年。某位互聯網的傳奇大佬曾經罵自己新招的產品經理:創什么新,連圖標都給我抄襲過來。

  03

  低俗史:

  從社會精英到網絡鍵盤俠 

  早期互聯網公司追求的內容還有一些精英意識,越到后面越追求“即時滿足”

  1997年創立的網易,一直宣傳自己“有態度”,想輸出價值觀。

  2013年開始的新資訊平臺,開始全面迎合網友口味了。

  1998年成立的騰訊網為了搶奪高端用戶,特意組建評論部,推出評論“今日話題”。

  2014年以后的自媒體內容平臺恨不得你直接脫褲子曬照片。

  …………

  從1997年開始嶄露頭角的文學網站、論壇BBS等,那些叱咤江湖的網名散發著香氣,榕樹下的小說,痞子蔡、安妮寶貝、寧財神、今何在至今威名遠播,天涯社區更是臥虎藏龍,慕容雪村、當年明月、江南……這些人都有著獨特個性,而今的媒體內容全是迎合情緒。

  另外還有騰訊聊天室里的詩詞歌賦,西祠胡同的家長里短,貓撲的逗逼風趣,紅袖添香的精致唯美,晉江文學的新武俠,碧海銀沙的連載和雜文,各有千秋,文采四溢。回頭再看那個年代的江湖,真是桃李春風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燈。

  現在言論基本集中在互聯網公司的移動終端上,理性聲音日益稀少,鋪天蓋地全是情緒化的內容。推薦算法構造“信息繭房”,打開APP時,滿屏的豐乳大長腿讓普通用戶完全迷失?人性中天然存在的獵奇與惰性,讓大多數用戶一輩子都在低俗泥坑里“即時滿足”!

  現在已經發展到視頻時代,碎片化+多媒體已經讓更多人成為低俗內容的信息寵物,曾經給人類帶來莫大希望的互聯網,現在只有極少部分自律性極強的精英才主宰自我。

  這20年來,互聯網沒有讓人類進化,反而讓人性在矮化。

  04

  盜版史:

  知識產權只是一塊遮羞布

  2005年之前,你非常幸福,你可以在網上找到任何想看的內容。

  2010年之前,你仍然幸福,你可以在網上找到絕大部分內容。

  那是一個盜版的黃金時代,有免費的音樂,免費的視頻,還有免費的軟件。任何一個產品只要說是收費,總會被人笑掉大牙。定義互聯網只有兩個詞:免費、分享。從來就沒有聽說過看部電影還要付費的,哪像現在連德藝雙馨的“蒼老師”都找不到了。

  1999年~2011年,盜版網絡文學橫行無忌,就算2003年起點中文網探索VIP閱讀模式,但仍有無數人可以在其它網站看到截屏內容。

  直到2010年,樂視網的出現是個產權保護的轉折,雖然它的發展極具爭議性,但對于網絡版權的保護方面取到了極大的推動作用,賈躍亭用較低成本收購了很多版權內容,然后用維權的方式大量提升了IP價值,自那以后,各種音視頻版權開始得到較大的保護和尊重。

  在此之前,百度的MP3是搶劫式的直接占有,后面以韓寒為首的百名作家共同維權,同樣被百度以“避風港”原則輕松化解。直至今天,各大自媒體平臺仍然在隨意搬動,百度音樂和百度文庫每周收到的投訴文件“堆積如山”。

  所謂的尊重“知識產權”,只不過是一塊遮羞布而已。

  05

  壟斷史:

  從去中心化到中心化

  你上的已經不是一個真正的互聯網了。

  萬維網的設計者Tim Berners-Lee認為互聯網本來是去中心化的拓撲結構,每個人都可以建設自己的網站,但現在,互聯網已經完全成為一種中心化結構。

  今天的互聯網創業者,域名你要去新網或者萬網(已經阿里系的了),服務器你可能只會選擇騰訊云或者阿里云。這還不是最壞的結果,畢竟你還能建個屬于自己的網站。

  比這個更恐怖的是蘋果的出現,它用iOS系統和iphone牢牢的把每一家互聯網公司給鎖死唯一能夠與之抗衡的是Google / Facebook / Amazon……但這些公司你同樣會覺得它們與蘋果沒什么兩樣。

  中國的互聯網公司的中心化有過之而無不及,甚至可以說,中國互聯網的發展史就是巨頭們擴張的歷史,1998年的騰訊、1999年的阿里、2000年的百度。

  似乎在20年前,宿命已經注定。今天的移動互聯網時代,新巨頭“頭條”、美團、京東、拼多多一個個都是自成體系,全都是信息孤島。

  今天的創業公司都不想建立自己的網站了,服務在小程序里完成,商品在淘寶上開個店,新聞在頭條里發布……何必要自己建立一個中心點呢,流量是哪里來?還不如寄生在一個大平臺上面。 

  今日互聯網的中心化也不完全是市場競爭的結果,大公司用流量控制住所有新的可能,一旦有新物種出現,弄不死你就抄襲個同類產品壓制你,如果還弄不死你那就收購你,反正總有一種手段可以搞定你。阿里剛剛又收購了網易的“考拉”和云音樂。

  互聯網已經徹底中心化了,我們以為互聯網會給每個人帶來自由,現在才發現,互聯網其實在剝奪我們的思考。20年來互聯網的中心化就是壟斷化,最后我們的命運將被控制在幾個人手里。

  結語

  原罪也是一種無奈 

  互聯網26年,巨變前所未有。

  雖有輝煌,亦有溝壑。

  觸目所及的是: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

  再光芒萬丈的互聯網企業,也是滿身的污垢和臟水。

  這些歷經市場洗禮的互聯網企業,可能也有高深謀略,也有遠大布局,但更重要的還是兩軍交戰的手段用盡,是劍走偏鋒的歪打正著

  但作為時代的見證者,還是會對下面的段子會心一笑:

  不知妻美劉強東,順便掙錢丁三石;欠債不吹有羅敏,悔創阿里是馬云……

  這并非是對互聯網企業家的不敬,因為它是一種事實存在。

  不過也可以理解,在這樣一個大變革時代,“原罪”很多時候也是一種無奈。

  所以,尊重馬云先生的離開,江湖路遠后會有期,但別給我們造一個神,因為見證時代的人尚未離開。

  (本文轉自公眾號 量子學派——專注于自然科學領域(數理哲)的內容平臺)

 

免責聲明:本文章注明的文章來源于網絡、自媒體綜合提供的內容均源自網絡、自媒體,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請聯系原作者并獲許可,文章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網站立場,如對本文內容有異議或版權方禁止轉載,請聯系網站底部客服郵箱或者在線客服QQ申請撤稿,本網站核實后會第一時間處理。特此聲明!

 
[ 媒體資訊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訴好友 ]  [ 打印本文 ]  [ 違規舉報 ]  [ 關閉窗口 ]

 
0條 [查看全部]  相關評論

 
推薦圖文
推薦媒體資訊
點擊排行
新手指南
采購商服務
供應商服務
交易安全
關注我們
手機網站: m.cebn.cn
新浪微博: 中國電子商務網
微信關注: zgdzsww
會員QQ群:771850952
中國電子商務網會員群

客服QQ:1471608601

周一至周五 9:00-17:00
(會員服務聯系在線客服)

24小時在線客服
三级全黄